好友人數
推到Facebook
推到Twitter
回荷柏園首頁
內功芳療達人_洪愛麗
內功芳療 洪愛麗
Aroma Massage
早晨的鬧鈴交響曲
手機上的時間顯示著上午十點,客人已經站在店門前等我,此時的我卻淪陷在擁擠的捷運人海裡焦急地看著手機,車廂裡傳來小野麗莎那輕柔性感的嗓音,我尋找聲音的來源,從夢境跌落現實。
終於從我那塞滿雜物的包包裡翻到了手機,努力想延續夢中小野麗莎慵懶的風格,吞了口水用低沈沙啞的嗓音「喂..」了一聲,是我那位預約十點的客人,她聽到我的聲音一陣錯愕,「啊…對不起,我以為妳都很早起床!」她一邊啜泣一邊道歉「怎麼了嗎?」「我覺得我現在的狀況不好,沒辨法出門。」
雖然我最愛的周公還沒完全「退駕」,但是我仍然想努力歸納一下她現在的問題。原來今天早上五點鬧鐘響起,淺眠的她請老公去關掉鬧鐘,她老公卻充耳不聞,當做沒事倒頭繼續大睡,這樣的戲碼每天上演,睡不飽的火氣加上鬧鐘震耳的叫囂,她覺得自己忍耐到了極限,突然間火冒三丈要找另一半「溝通」而他卻拒絕溝通,將自己縮到了角落。她覺得這件事刻不容緩,她必須好好的處理這個問題。所以她想向我請假,順便問我的意見。我其實應該感到內咎,因為我通常是製造這種問題的人。
我唸國中的時候,每天早上六點,鬧鐘鈴準時嚮起。我可以蒙著頭繼續睡,我阿母怕我遲到,「貼心」的把鬧鐘輕輕的放在我耳畔,我也不遑多讓的發揮「百善睡為先」的美德,對鈴聲完全沒反應,直到阿母說「六點半了喔! 」我就會從床上跳起來,慌亂地準備上學。
高中的時候跟同學一起住宿,每天早上六點小叮噹就會大叫「厚嗨喲~厚嗨喲~~」隨著時間愈久,音量就會不斷加大。小叮噹的獨奏時間大約有五分鐘,接下來就會加入打擊及聲樂的部份。同班同學會站在我木板隔間的房門前,輕輕的敲打配合著輕柔有禮的叫喚「愛麗~~起床囉!」隨著我的相應不理,這位同學的敲門力道與「愛麗 愛麗」的叫門聲,接下來便會逐漸調高分貝,「洪愛麗,妳再不起床我要自己上學了!」接下來就是震動整個木板牆面的一聲「碰!」雜帶著不小的火氣、怨氣、生氣與怒氣。
這就是我每天起床號的endding。我識相的帶著充滿歉意的睡臉,臉上可能還掛著口水,把衣服穿好書包背好,跟在同班同學的後面走路去上學。
俗話說「江山易改,本性難移」重覆的戲碼現在還是每天上演,以前跟男朋友交往的時候,他會每天早上打電話來叫我起床。結婚了以後,他會貼心的將鬧鐘按掉,然後嘗試著叫我起床。後來時間久了,他也跟我一樣修煉了對鬧鐘相應不理的「忍耳功」,非得要我自己起來將鬧鈴按掉。
我從來就不知道,原來這種壞習慣會讓人委曲又難過。也從來沒有人來跟我溝通,希望我改進這個習慣,難道曾經有人說過,我卻一點印象都沒有嗎?但無論如何,心裡突然湧起一陣莫名奇妙的幸福感。
手機行動版 |  完整網頁版 Copyright © 2011 ROONKA. All rights reserved.  著作權聲明 | 商標宣告 | 會員權益 |  購物通路申明
請使用 IE 7.0 版本及 Flash Player 7 版本以上才可正常顯示網頁,並建議解析度為 1024x768 或更高之模式進行瀏覽 如有任何疑問請洽客服專線:(03)284-1700